【张露萍:被戴笠杀害的“七人小组”成员之一】 越剧名家张露萍

  抗战初期,国民党军统内部有一个中共地下组织,被称为“七人小组”,它起源于军统局电台的两位军官张蔚林、冯传庆的投向中共。他们二人因亲眼目睹国民党屠杀迫害共产党人,激起了对国民党的反感和敌视,计划一起投奔延安。两人于是冒险来到重庆曾家岩八路军办事处。中共南方局军事组组长叶剑英经过了解,决定接纳他们的要求,但劝说他们留在军统内部工作,为中共获取情报。不久,两人成为秘密共产党员,组成了卧底军统的情报小组。
  1939年10月,中共中央社会部派女党员余家英到重庆,在叶剑英领导下工作。
  余家英,1937年11月经中共川西特委保送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受训(照片上左边的女子就是她在抗大学习时的留影,时年十六岁),193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从抗大结业后,在延安文联担任秘书。本来这次中共中央派她来重庆的任务是利用她与一位川军师长的亲戚关系去做统战工作。但到重庆后,因为有了张蔚林和冯传庆这件事,叶剑英决定派她打入军统机关电台做地下工作,加强军统内部的地下组织力量。具体任务一是领导张蔚林、冯传庆工作,二是直接与南方局联系传递情报,三是伺机在军统内部继续发展党员,扩大组织。1939年10月,余家英以张蔚林妹妹的身份作掩护,化名张露萍,秘密打入重庆国民党军统局电信处及电信总台。
  张蔚林和冯传庆都在军统电信总台担任职务,掌握着军统的核心机密。他们在张露萍领导下顺利开展工作,并迅速发展了其他四名人员加入组织,组建了军统内部中共地下党“七人小组”支部,张露萍任党支部书记。从1939年秋到1940年春的半年中,他们多次获得军统重庆电信总台的情报。
  1940年7月前后,戴笠通过电台与驻兵陕北围困中共的胡宗南联系,要胡帮忙把一个军统特务三人小组送入陕甘宁边区。这是一次绝密行动,从人员挑选到行动实施只有戴笠和胡宗南两人知晓。但密令被张露萍小组截获,张露萍迅速将这份重要情报送到南方局。军统的三人特务小组刚刚跨入边区地界,就被全部抓获。这件事令戴笠意识到可能内部出了问题。
  1941年4月,设在重庆天官府街十四号的中共地下联络站被军统特务发现,他们准备在该站周围布控设伏,以抓捕更多的共产党人。由于得到情报较晚,张露萍只好冒险亲自去通知其他地下党员,使军统“放长线钓大鱼”的计划落空。戴笠由此确信内部有人通共,即令军统局督察室对全局人员普审,一旦发现反常或可疑,一律先拘后审。
  在此前后,张露萍因母亲中风,请假回成都探望。张蔚林在工作中发生意外,被正在电信总台普审的监察科长报复,将其送到稽查处关禁闭。张蔚林以为事情败露,竟从禁闭室逃出,跑到重庆八路军办事处躲避。南方局分析后认为,这是工作过失,张应立即回去检讨此事,最多受点处分。于是,张蔚林准备回去找人求情。
  但张的逃离之举引起戴笠的怀疑,遂派人搜查他的宿舍,结果搜出一个记有军统在各地电台的配置和密码的记录本、张露萍的笔记及“七人小组”名单。就这样,张蔚林返回后,即遭到逮捕。在报房值班的冯传庆得信后,翻墙逃出到八路军办事处报信。叶剑英见情况紧急,立即让冯化装成商人,连夜渡江准备去延安,并向成都发电报,通知张露萍就地隐蔽,不能再回重庆。可惜此电报晚了一步,戴笠已借张蔚林名义给张露萍发出“兄病重望妹速返渝”的电报。张露萍接电后立即返回,刚到重庆也即遭特务逮捕。而冯传庆渡江后,也被埋伏在此的特务抓获。随后,“七人小组”其他成员也被军统逮捕。
  “军统电台案”令戴笠和军统方面万分震惊,蒋介石也受到极大的惊吓,大骂戴笠无能。戴笠万没想到共产党已经打入军统内部。他怀疑张露萍是南方局派来的,就故意释放她,并派人暗中跟踪,以钓大鱼。但张露萍识破了敌人的阴谋,从曾家岩五十号经过时从容不迫,遇到自己的同志也假装不认识。戴笠一计不成,遂亲自提审张露萍。尽管受尽酷刑,但张露萍始终只说自己叫徐慧琳,川军师长余安民是其亲戚,没有吐露半点共产党的机密。
   1945年7月,因策反无果,戴笠下令将受尽百般折磨的张露萍等七人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