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体钱学森:钱学森的故事

  《走近钱学森》   作者: 叶永烈   出版: 上海交通大学    出版社      记得一位雕塑家朋友告诉我,他在雕刻人像之前,总是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观察被雕刻的人,因为人是立体的,而铜像同样也是立体的。
  其实,写一部传记,也就是用文字在纸上“雕刻”出一尊“铜像”,同样需要从不同的角度观察传主。在细细向你介绍本书的主人公――钱学森之前,我先罗列各色人等对他的形形色色的评价,使你对他有一个多角度的立体的了解――
  导师冯・卡门曾这样评价钱学森:我们的朋友钱学森,是1945年我向美国空军科学顾问组推荐的专家之一。他是当时美国处于领导地位的第一流火箭专家,后来成了世界闻名的新闻人物。钱学森作为加州理工学院火箭小组的元老,曾在二次大战期间对美国火箭研究作出重大贡献。他是一个无可置疑的天才,他的工作大大促进了高速空气动力学和喷气推进科学的发展。钱的这种天资是我不常遇到的。人们都这样说,似乎是我发现了钱学森,其实,是钱学森发现了我。
  美国专栏作家米尔顿・维奥斯特曾这样写道:冯・卡门是空气动力学领域里独一无二的大师,而钱(学森)的名望仅在他一人之下,钱是冯・卡门雄心壮志与事业的继承者。钱是帮助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流军事强国的科学家银河中的一颗明亮的星。
  美国前海军次长丹・金贝尔评价钱学森说:无论在哪里,他都值五个师。
  一位美国专栏作家这样评论钱学森的《工程控制论》:工程师偏重于实践,解决具体问题,不善于上升到理论高度;数学家则擅长理论分析,却不善于从一般到个别去解决实际问题。钱学森则集两个优势于一身,高超地将两只轮子装到一辆战车上,碾出了工程控制论研究的一条新途径……
  1980年5月20日,合众国际社记者罗伯特・克莱伯的题为《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一文指出:金贝尔对钱学森博士才能的高度评价,已经被1955年钱获准离开美国回国以来的事实所证明。正是因为有了钱学森,中国才在1970年成功地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现在,由他负责研究的火箭,正使中国成为同苏联、美国一样能把核弹头发射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国家。
  美国火箭专家克拉克说:中共的归国学人当中,无人重要性能出钱学森其右。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史蒂夫教授以为:他(钱学森)在美国的成绩很好,但不足以令人折服。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贡献才真正了不起。■
  (文/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