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让我们一起走] 我们携手走在福音歌谱

  他们是这样的一对组合:一人坐在轮椅上。一人推着轮椅前进;一人在球场上腾挪,一人坐着轮椅守门;更多的时候他们合奏一曲,一人吹笛,一人弹琴,曲罢。观者无不唏嘘感佩。   
   一份特殊的颁奖辞
  
  2008年7月14日,由贵州省教育厅(省委教育工委)、省文明办、团省委共同主办的第三届“多彩校园・闪亮青春”贵州省全省大学生校园文化活动月闭幕式暨“感动校园十大人物”颁奖典礼,在贵州大学礼堂隆重举行。
  一份颁奖辞这样写道:
   “一个健康开朗,一个高位瘫痪,当两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为了同一个梦想,进入毕节学院后,他们以自己的模范行动,诠释了当代大学生的人生观。在他们的共同浇灌下,幸福之花开得灿烂,智慧之树长得挺拔,他们的故事,在校园内外传颂。两个阳光般的青年,组成了双子星座。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
  这份颁奖辞,授予的对象正是这次故事的主人公――来自毕节学院的学生郭勇、陈忠。
  
   郭勇:轮椅后面的风景
  
  “那一刻,我惊呆了;那一刻,我的心灵突然震撼起来;那一刻,有某种东西在碰撞我的内心……这是学校里面最漂亮的一道风景,一道超越自然的风景。于是,桥上的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芳香,那种我最喜欢的香味,令人陶醉。从此,我每天早晨经过大桥时,都期待那一幕出现。”
  这是毕节学院中文系05级本科班左丽英同学的散文《桥上的风景》中的一个片断,描述的是陈忠年迈的父亲推着陈忠走过桥头去上课的情形。
  后来,轮椅后面佝偻的身影换成了一群阳光学子,那就是陈忠的同学们。
  再后来,一群人变成了一个人,陈忠与他朝夕相处,风雨无阻。
  这个人就是郭勇。
  和陈忠一样,郭勇也来自农村。但作为独生子,他得到了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也一度是个娇纵、懒惰的孩子。在和陈忠成为好朋友之前,郭勇说自己“8点钟上课,7点50才起床,脸都不洗就往教室里冲,对学习兴趣不大,生活中也很少关心和体谅别人”。
  和陈忠的友谊锻造了一个新的郭勇。他每天7点就起床,接上陈忠到教室,放学后送陈忠回家,一起学习。郭勇说:“大家都觉得是我给了陈忠很大的帮助,其实,陈忠对我的帮助却更多,他让我变成了一个新的人。”
  当郭勇第一次见到陈忠时,他就下定决心要帮助他。但郭勇怕别人说长道短,又怕自尊心很强的陈忠拒绝接受。郭勇暗自琢磨着怎样才能接近陈忠并得到他的信任。他发现陈忠的英语比较好,就请陈忠帮助自己,于是就“借口”上课坐在一起。后来在班主任的倡导下,班上同学组成了专门接送陈忠的接送队。一放学,郭勇就抢先把陈忠背上轮椅,送回家中。两人一路上谈天说地,好不高兴。渐渐地,郭勇就独自承担了接送陈忠上学放学的任务。
  第一个学期,陈忠父子为了节省费用,在离学院两三里远的地方租房居住。郭勇为了不让陈忠上学迟到,每天天还没亮,就悄悄起床去接陈忠,当同学们来到教室,陈忠已经吃完早餐坐在教室里了。中午放学,郭勇先把陈忠送回家再去食堂吃饭,这时,饭菜已经所剩无几,郭勇只好以馒头充饥。吃完午饭,又到了下午上学的时间。下午放学后,如果天气晴好,郭勇还会推着陈忠到校园里到处转转。
  在接送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就是背着陈忠上下楼。郭勇体重不足100斤,而陈忠有120斤,上一趟楼往往要歇好几次,每一次都汗湿襟衫。陈忠居住的地方要经过一处工地,轮椅过不了,郭勇只好背着陈忠一步一滑地走。到了冬天,昼短夜长,为了防止睡过头,郭勇干脆就和陈忠挤在小床上一起睡。
  为了完全让陈忠真正地融入校园生活,即使是体育活动,郭勇也不会把陈忠落下。当他打篮球时,陈忠就是忠实的观众;当他踢足球时,陈忠还偶尔扮演守门员。而更多的时候他们则是合奏一曲,陈忠吹笛,郭勇弹吉它。真可谓:动,其乐也融融;静,其乐也泄泄。
  在将近3年的时间里,虽然陈忠的住处换了一处又一处,但郭勇的接送从来没有间断过,郭勇的关心从来没有“迟到”过。
  
   陈忠:轮椅上的追梦者
  
  陈忠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一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医疗事故让他再也无法行走。
  陈忠怨恨过,他在自己的文章《永不言弃》中这样回忆:
   “我呼喊,我号叫,我歇斯底里,我诅咒上天的不公,憎恨给我带来残疾的人,厌恶贫穷的家庭。有时,我甚至失去理智,掐死身边的小鸡,狠打周围的小狗,残忍地对待着每一个爱我的人。”
  但是,陈忠仍然有着自己的梦想,那就是上学,成为一个自立自强的人。
  是父亲,背负着他走进了学校,进入了课堂,又一步一步走完了从学校到家里的路程。
  2006年9月,陈忠考取了毕节学院计算机科学系,在父亲的陪伴下来到了魂牵梦萦的“象牙塔”。
  虽然对困难有了一定的准备,但现实还是让陈忠父子感到很大的压力。没有固定收入,生活都成为一个大问题,更不要说购买专业学习所需要的电脑。无法购买轮椅,父亲只好背着陈忠上学,但陈忠120斤的体重让年迈的父亲感到越来越吃力。特别是上计算机课的时候,机房在6楼,父亲每次都得歇息好几次才能将陈忠送到教室。
  陈忠的景况引起了学院领导和当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学校代交了陈忠四年的学生平安保险费,向他发放了贫困生助学金,为他的父亲在学院里安排了临时工作;一毕节地区残疾人联合会为他捐赠了一张轮椅;残联领导和学校计科系的师生为他捐赠了一台电脑。2009年,学院还专门为陈忠父子安排了免费住房。
  陈忠知道,唯有取得优异的成绩,才能报答那些关心他的人。他把别人嬉戏玩耍的时间用来看书学习,晚上也熬更守夜,刻苦攻读。第一学期期末,陈忠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由入校时的最后一名跃升为全班第三名。
  每当此时,他心中方觉踏实,因为梦想就在前方不远处向他招手。感动校园的“双子星座”
  陈忠和郭勇成为了毕节学院的明星。他们每天定时出现在校园里的身影、他们的默契和笑容无时无刻不在润泽着师生们的心灵。
  在百度毕节学院吧里有这样的帖子:
   “陈忠,一个从小就双腿残疾的人,和我们一起进入了毕节学院,这需要付出多少不懈的努力,也许我们无法想象。我们也曾经一起接送陈忠上学,但是坚持下来的只有郭勇,快3年了,真不容易呀!”
  “天涯有我”的日志中这样写道:“每天看到陈忠认真学习,我总会从内心发出敬佩之情,虽然腿脚不方便,但他比我们每个人都爱笑,都更快乐。郭勇每天坚持推着陈忠上学放学,让我看到了人间最美的东西。在入党的时候老师说,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所具有的精神,但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郭勇确实做到了,还会一直做下去。同在一个班级,想想他,我很惭愧。”
  毕节学院党委副书记汤宇华介绍说,陈忠是该学院第一名需要坐轮椅的残疾学生,在为他争取各种补贴救助的过程中,学院和地区残联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通过残联结识了哈佛大学的卫生经济学专家、美国科学院院士萧庆伦先生,与萧先生的接触会晤坚定了开办特殊教育专业的信心。接着,萧先生捐助建立了“俞恩梅特殊教育中心”,毕节学院的特殊教育专业渐渐走上了正轨。
  “陈忠和郭勇是毕节学院第一对获得‘感动校园十大人物’荣誉的学生,在学院的特殊教育史上,他们堪称有纪念意义的人物。”汤宇华评价说。
  毕节学院特殊教育研究与社会工作协会主席陈鹤来自福建,是学院第一届特殊教育专业的学生。她说:“在我的眼里,我的残疾同学们如同长了一个‘疤’的苹果,可是这样的苹果往往更甜。”
  获得“感动校园十大人物”的荣誉,没有打破他们如水一般平静的生活,每天除了刻苦学习,郭勇和陈忠仍然一起在学校的荷花池旁边散步,偶尔也弹弹吉它、吹吹笛子。
  采访时,他们告诉记者,考上研究生是他们最近的一道目标。
  那就让我们祝福这对“双子星座”梦想成真吧。
  
  采访手记
   见到陈忠之前,我的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这是从业10年来仅见的。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进入这个陌生的“场”,我该用怎样的语言和方式与他交流。
   在陈忠的小屋里,最初的5分钟我失语了。让我解脱和释然的是,陈忠和他的同学们在一起,完全没有禁忌,同学们没有把他当成一个特殊的人来照顾,随意地和他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甚至指派他去做一些小事:“给我倒杯水”,“快点把扇子给我拿过来”……陈忠摇着轮椅,乐呵呵地一一照办。
   我和陈忠谈起考研的事情,讨论英语学习。陈忠需要一本《新概念英语》,但是去了几家书店都买不到。我说,我买了寄给你,陈忠想了想说,还有一个书店没有击,我再去看看。我说就让我买了送给你吧,陈忠温和而坚持地说,还是等我再去看看吧,万一有呢,也免得你麻烦呀。
  采访完成,告别陈忠、郭勇,走出那间小屋,很远的地方还能听见屋子里的笑声。笑声是那样的清亮,那是从他们心里开出来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