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军 19年多元化


  新华联采取的多元化模式一度备受诟病。但是2008年金融风暴让人们真切地认识到——走多元化道路、尤其是非相关多元化道路的民营企业受到的影响反而较小。
  说到多元化,新华联集团(以下简称新华联)董事局主席傅军态度明确,多元化是民营企业的专利。
  金融危机下,新华联也难以避险:2008年新华联完成利润占计划的74.66%,同比减少20.34%。于是,才有了傅军的两大战略调整:由原来的专注实业经营转向实业经营和资本经营相结合;由追求规模与速度转向追求质量与效益。
  或许,正是金融危机的到来让傅军对新华联本应在20周年进行的战略规划提前了一年。
  曾经,新华联创立10周年时,傅军为新华联设定了几大支柱产业:化工、酒业、汽车、城市管道燃气。而9年后的今天,新华联的重点产业格局被刷新——淡出酒业,退出汽车和城市管道燃气。
  “我们要从汽车和城市燃气两个产业中退出,淡出酒业。”傅军对《英才》记者表示。
  是国有企业对民营企业的挤出效应在显现,还是另有原因?新华联到底在思考什么?
  
  退出忍痛割爱
  
  酒业、汽车、城市管道燃气,都是傅军曾经看好并继续看好的产业,如今却淡出或退出。
  淡出酒业,让人有些难以理解。尤其是在过去的13年中,由新华联一手打造起来的金六福,在完成了对安徽临水酒业、山东今缘春酒业等12家区域性白酒品牌的并购后,年营业额已达60亿。
  而且,就在2009年8月6日,香港金六福投资有限公司刚刚出资9498.6万元控股陕西省太白酒业51%的股权,让人们对这家中国白酒市场季军,有了更大的期待。
  
  “新华联并不是要退出白酒行业,只是不再控股金六福。”傅军解释道。
  在2008年,其他行业整体走低时,新华联集团酒业板块的年营业收入还增长了51.22%。但是,随着经营的深入,白酒行业的制约性因素也逐一暴露。
  首先,是国家对白酒征收增值税、消费税、所得税等税种。一瓶酒最终的利润,企业并不能得到全部。而且,国家税务总局近日发布了《白酒消费税最低计税价格核定管理办法(试行)》,再次压缩了全行业的利润空间。
  另一方面,相对于过去单一、原始、落后的广告营销,白酒行业目前的市场营销竞争更加激烈,成本更高——仅销售渠道的进场费一项,其成本就高得超乎想象。
  为了应付这些琐碎的事情,白酒产业拴住了新华联过多的精力。傅军意识到,如果将同样的精力投入到其他投入产出比更好的行业,新华联受益会更多。
  出于这种考虑,傅军不仅决定将金六福放手给专业的团队去管理,还在金六福发展势头最猛的时候——2004年,毅然将当时的利润贡献大户金六福的大股东地位转让给四川汉龙集团。
  与白酒行业一样,汽车领域也是傅军很早就看好的行业。当初,傅军判断:中国的未来一定会变成汽车大国,而中国多丘陵多山地的路况决定了越野车前途无量。那段时间,中国有一批民营企业如春兰、奥克斯等也在投资汽车行业。
  然而,民营企业想做好汽车不是那么容易。汽车领域像是一个无底洞,资本密集、技术密集,投资在不断增加,企业利润却越来越薄。2008年,湖南长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年营业收入47.08亿元,净利润仅1.40亿元。
  于是,“我们放弃了,这个行业更适合有实力的大企业。”放弃整车制造之后,傅军也想过要不要在零配件领域坚持一下,但是新华联没有这方面的优势,最终选择从汽车领域彻底退出。傅军至今仍感遗憾。
  相比之下,在城市管道燃气领域新华联有很好的根基。自2003年6月进入城市管道燃气至今,新华联已经占据了15个城市。但是,动作有些晚了,一线城市市场已经基本被先进入者瓜分完毕,新华联再想开拓这些大城市,基本不可能。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张新民认为,在傅军进而后退的这三个领域中,酒业消费税高,而且竞争激烈,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可能没有集团的期待值那么高;退出汽车行业短期内感到可惜,但是长期看是恰当的;而城市管道燃气比较特殊,业务开展需要与地方有关部门都保持关系,所以有很强的地域性,但这是个一本万利的行业,如果不退出,通过股权结构的调整、让当地企业去执行也是可行的。
  酒业、汽车、城市管道燃气,都是傅军曾经看好并继续看好的产业。但仔细分析,傅军最初对这三个行业的前景判断过于乐观,实际运作未能如其所愿,与众多民营企业同时挤进这几个产业,最终形成了竞争过度、成本上升的事实。
  值得称道的是,不管是淡化还是退出,傅军都出手果断。
  
  坚守 不离不弃
  
  新华联的竞争力在于,化工、地产这两个核心产业的基础地位从未动摇。
  “民营企业多元化首先是一种寻找盈利点的多元化。”张新民一句话道出民营企业走多元化路径时最关键的问题:行业选择标准。
  同其他民营企业一样,为了生存,新华联的前10年是什么赚钱做什么。但是,在第二个10年中,傅军为行业选择制订了标准:行业发展要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市场要够大,要选择有50亿100亿元销售贡献的行业;产业前景要好;产业有足够的效益空间。
  另外,傅军还给出两个附加条件:要能够做到至少50亿元的规模,同时,必须找到懂这个行业的专业团队。如果再严格一些,傅军是希望做就做到行业第一、第二。在这样的思路之下,化工、地产、矿业、金融成为下一个lO年中新华联的四大支柱产业。
  化工始终是新华联多年来产业发展的支柱。
  1996年春天,傅军投资800多万成立新公司——山东东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岳化工)。此后,新华联控股东岳化工。截至2008年底,新华联集团通过旗下的新华联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持股东岳化工的35.12%。
  2008年,东岳化工集团完成营业收入60.68亿元。同年,新华联集团营业收入149.18亿元,东岳化工为新华联集团的销售贡献率超过4%。傅军透露,集团为东岳化工制订的目标是2010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
  这样的期待有一定依据。比如,东岳化工年生产制冷剂23万吨,高于美国杜邦公司;2007年,新华联投资的新项目科茂化工生产松香树脂,其产品是业内第二名到第五名的总和……
  最近,新华联在化工领域又踏准了国家产业政策的新方向——低碳产业。
  3年前,傅军就意识到化工与环保产业在政策上的结合点。因此,从2006年开始东岳化工就申报了CDM(清洁发展机制)的项目。在2007年底进行的中国投资最大的CDM项目,东岳化工一年减排二氧化碳1010万吨。此外,通过技术投入,新华联还可以帮助其他公司减排,通过收益权获取收入。
  相比之下,尽管地产对新华联的贡献率低于化工——近些年来地产年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