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领导干部心理健康问题不容忽视】领导干部心理健康

  编者按:“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乡镇干部是直接面向群众的方针政策落实者。面对各种压力、矛盾,他们的心理健康状态如何?为了了解这一情况,本刊约请遵义市委党校以遵义市乡镇领导干部作为调查对象做了专题调研。调查表明,47%的接受调查者认为目前乡镇领导干部中“小部分人”存在心理障碍,44%的人认为“大部分人有”,只有8%的人认为“没有”。前两项选择几乎是一半对一半,从这个比例我们也可以看出。一半以上的乡镇领导干部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心理障碍。遵义市是我省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社会相对稳定的地区,其他地区乡镇干部心理健康问题,可能同样存在或更为突出,这个问题应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本次调查自2007年开始,采取问卷、座谈、实地走访等多种方式对226个乡镇书记、镇长工作、生活、政绩观、价值观等方面的心理状况进行调查,发出并回收问卷520份,其中有效问卷503份。问卷调查包括心理健康、生活和工作的满意度、生活压力、工作压力,心理障碍、解压方式、人际沟通、幸福感、消极心理、犯罪心理、适应环境等21个方面。下面就以下几个主要问题做一个简要分析。
  目前乡镇领导干部队伍的整体素质如何?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选择“较高”的有229人,占46%;其次选择“一般”的有172人,占34%;选择“差”的只有5人,占1%。
  目前乡镇领导干部队伍的心理健康如何?选择“较健康”的有223人,占44%;其次选择“一般”的有179人,占39%;选择“不健康”的只有36人,占7%。
  在“工作的压力大吗?”这个问题中,43%的接受调查者选择“非常大”,39%的选择“一般”,只有3%的人认为“不大”。当问及“工作压力的来源是?”时,68%的接受调查者认为是“上级检查太繁,苦于应酬”,其次是“工作负荷重,疲于奔命”占39%。
  在“生活的压力大吗?”这个问题中,选择“较大”的有184人,占37%;其次选择“一般”的有177人,占35%;选择“非常大”的有75人,占15%;选择“不大”的有62人,占12%。其中,首选“家庭负担重”是生活压力来源的有206人,占41%;选择“子女人学就业难”的有99人,占20%;还有一部分人选择其它如“无法顾及家庭和孩子、生活节奏太快、忠孝不能两全、收入太低”等等。
  调查表明,47%的接受调查者认为目前乡镇领导干部中“小部分人”存在心理障碍,44%的人认为“大部分人有”,只有8%的认为“没有”。前两项选择几乎是一半对一半,从这个比例我们也可以看出,一半以上的乡镇领导干部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心理障碍,这个问题应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另外,有52%的接受调查者认为,“缺乏激情、焦虑、抑郁”是领导干部心理障碍的典型表现。
  在“从心理层面上你认为个别领导干部犯罪的原因是?”这个问题中,选择最多的是“心理失衡”这一项,有178人,占35%,这说明从心理层面上来看,个别领导干部犯罪的原因虽然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但“心理失衡”则是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通过调查分析我们了解到:当前大多数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状况是健康的,对工作和生活是满意的,其幸福指数也比较高,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具有良好的社会交往能力,较好的对自然社会的适应能力和自我控制调节能力;他们多数来自基层,有较强的对外界压力的耐受能力和良好的心理创伤抗腐能力,但也有个别乡镇领导干部心理综合素质不高,有的因心理负担过重,出现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甚至有个别干部心理严重失调。目前少数乡镇领导干部心理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心理疲劳。一是感到身体劳累。不少乡镇领导全年几乎没有节假日,常常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既要接待上级,又要接待群众;既要处理临时突发性事件,又有许多经常性工作。工作中安全、稳定、环境、计生、殡葬、春耕等繁杂的工作一个都不能少;会前要准备,开会要参加,会上要发言,会后要落实;长期无规律承担繁重工作,往往是一天到晚,忙完工作,忙应酬;清醒的时候在办公室,不清醒的时候在家里;回到家里没有心情与家人交流;老婆埋怨,小孩不愿,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他们身体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头痛头昏,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疲倦乏力,经医院检查又无重大实质性的病症。二是出现工作厌倦。不少乡镇领导干部长期从事单调、重复的公务活动,一提起工作来,就感觉到处是困难,好象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和措施,产生心理饱和,工作兴趣和激情减退。个别乡镇领导干部说,“一提到工作头就发麻,不知怎么办”。于是,个别人热衷应酬喝酒来缓解工作带来的疲劳或工作压力。
  心理失衡。一是信仰失衡。个别乡镇领导干部在现实的社会中,已丧失了对马列宁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信仰和共产主义的信念,出现了“信仰危机”;他们不信马列信迷信,不信科学信风水;党的宗旨和信仰对他们来说是不可缺少装潢的门面招牌,穿肠而过的酒肉,灵魂深处念念不忘的是自己的私利;少数乡镇领导干部台上作科学报告,台下求神拜佛,有的乡镇领导干部迷信数字,有的甚至在换届或人事调整前请求算命先生指点迷津等等。二是生活内容失衡。迷恋不该迷恋的东西,不能主导自己,不能控制自己。个别人沉溺赌博。三是欲望失衡。个别乡镇领导干部把权力看成唯一的价值目标,没有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政绩观、价值观,把升职作为自己唯一的成功的标准,对不能正常升职看作失败。有些人也把某件事没有得到领导的认同,或者遭到领导批评和责骂当作失败;当得知个人升迁无望时,便埋怨组织、埋怨领导,便想方设法在经济领域以权谋私,寻求心理补偿,求得心理平衡,一步步陷入犯罪的深渊。
  心理郁闷。一是失落。一些在偏远条件较差乡镇工作的干部,总认为自己不是领导身边的人,特别是面对上级组织安排到乡镇的“空降干部”不能理解,自然而然产生空虚、迷茫、无可奈何等心态。二是孤独。个别乡镇领导干部面对个人工作和思想的种种困惑长期憋在心理,对领导不敢说,同事不能说,下属、亲友不愿说,谁都靠不住;他们有意或无意地回避领导,自我欣赏,表面上是清高,实则是自卑,生怕领导看到自己工作中的不足和缺点。三是缺乏进取精神。部分年龄偏大的乡镇领导干部,面临退居二线,仕途已无多大追求,看到比自己后来的人都上了,自己还原地不动,不能跑官要官,又没有勇气毛遂自荐,只能埋头苦干,等待机遇。
  心理侥幸。侥幸心理是指人们企图偶然地获得成功或意外地免去不幸的一种心理。这是一种非常不健康的心理,它常常会使人做出不正确的判断。乡镇领导干部心理侥幸主要表现为“闯红灯”行为:一是涉及工作违规。有的乡镇领导干部玩忽职守,不讲原则,避法避规,有的还错误认为,为了工作违规,情有可原。二是涉及以权谋私。抱侥幸心理去做不该做的事,拿不该拿的钱和物,以他人的行为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和判断事物的标准,把眼睛死盯在别人的身上,特别是看到他人因违法违纪占了便宜得到好处的时候,心理感到不平衡,觉得他能这么做,我为什么不能?我的运气不可能这么差!结果在不做白不做、不捞白不捞的心理驱使下,一步步误入歧途。近几年我市个别乡镇领导干部违纪典型案例所揭示,一些翻船落水基层领导干部,大多数初次违纪违法涉及金额都不大,大多数抱有侥幸心理。
  乡镇领导干部的整个心理状况,直接制约着党和政府执政方式、执政效率及执政水平的提高,关系到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的和谐,也影响到党的基层组织能否有效、持续、健康地运转。各级组织人事党校教育部门应该把提高乡镇领导干部的心理素质作为新形势下加强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的一项重要工作,采取对策切实加强乡镇领导干部和谐心态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