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实增强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内需拉动经济增长

  投资、消费、净流出三大需求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这“三驾马车”对不同的国家、不同省份以及处于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经济增长拉动作用有所不同。当前,在国家实施一系扩大内需的举措下,经济出现了回暖迹象。我省作为一个欠发达、欠开发的省份,如何有效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必须努力采取措施,着力从变化的形势中捕捉和把握难得的发展机遇,增强信心,千方百计扩大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三大需求对贵州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投资需求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从投资需求增长变化来看:“九五”以来,伴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加快,贵州投资总额逐年增加,投资需求保持着持续稳定的增长。资本形成总额从1996年的269,98亿元增加到2008年的1850亿元,增长了5.85倍,年均增长13.9%。从资本形成率来看:资本形成率从1996年的37%提高到2008年的55.5%,固定资产投资占生产总值的比重从1996年的28%上升到2008年的53%,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不断增强。从投资需求贡献率来看:1996~2008年,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年均贡献率为60%,拉动经济增长6.31个百分点。由此可见,投资需求是拉动我省经济增长的主动力。
  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从消费需求经济增长变化来看:“九五”以来,我省最终消费总额不断增长,由595.59亿元增加到2383亿元,增长了3倍,年均递增7.9%。我省最终消费率一直持续在80%左右,居全国前列。但这并不是我省投资与消费关系演进阶段超过全国和发达地区,而是我省投入不足,低水平的消费由较大的人口总量放大后形成的最终消费大于总投资的结果。从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来分析:“九五”以来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为53%,拉动经济平均增长5.39个百分点。可见消费需求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尤其以住宅、通信、汽车等为代表的消费结构升级有力地拉动经济增长。
  净流出需求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从净流出需求增长变化来看:在我省生产总值、最终消费、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增长的同时,我省的净流出需求大幅负增长,由1996年的-137.65亿元变为2008年的-900亿元。所以在“三驾马车”中,净流出对我省经济增长的影响较小。从净流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来看:1996~2008年,在总需求中,净流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基本为负,净流出对经济增长的年平均贡献率为13%。省际间流入的货物和服务总量高于省内流出总量,使得构成全省三大需求中的净流出一直为负值,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不仅没有起到拉动作用,反而对经济增长进行负拉动。可见,我省生产总值的增长主要依靠投资和消费“两驾马车”拉动。总之,我省是一个欠发达、欠开发的省份,生产规模较小,并具有社会产品供需“两头在外”的典型特征,从而在一定意义上说,弱化了需求引导生产、带动生产的能力。
  
  扩大内需为贵州经济增长带来的机遇
  
  国际金融危机给我国经济带来冲击,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出台了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十项政策措施等。我省也先后制定了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十项措施及十四项产业振兴规划,加大重点项目的实施。当前在外需对经济拉动作用较小的情况下,这些举措对于我省来说,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一是投资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加强。中央加大对民生工程、基础设施、节能减排、生态环境保护等建设力度。这些举措不仅会促进我省基础设施建设,而且也会极大改善民生水平、增强经济发展后劲,对冶金、建材、化工等行业将产生巨大的投资需求,为经济发展注入新的动力。二是消费需求进一步促进经济增长。中央通过采取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格;提高农资综合直补、良种补贴、农机具补贴等标准;提高低收入群众的待遇水平,增加城市和农村低保补助,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和优抚对象生活补助标准等措施,以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扩大消费。同时,采取消除消费瓶颈,拓宽消费领域,稳定车市、房市和股市等措施。这些措施连同投资转化来的消费,不仅会提高中低收入群众的消费能力,提高中高收人阶层的消费意愿,进而扩大对房地产、汽车等消费品的需求,间接带动投资品行业的需求,为国民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制约贵州经济发展的因素
  
  投资总体水平不高,总量偏小。2008年,我省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为1858.32亿元,占全国比重仅为1.1%,投资总额居全国第26位,与邻省相比,仅为四川的24%、重庆的46%、广西的49%、云南的53%。我省属于欠发达、欠开发地区,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在这一阶段要求固定资产保持较快增长般资拉动是工业化初期阶段经济增长的重要方式。此外,我省基础设施相对落后也需要大量投资,因此在一定时期内保持适当高的投资率是客观需要的。
  消费率倾向高,消费水平低。与全国相比,我省的消费率、居民消费倾向都较高,但消费水平却较低。消费水平与生产力发展水平是相对应的,我省生产力发展水平与居民收入水平在全国排位居后。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1758.76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4022元,居全国第27位。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2780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981元,居全国第30位。居民收入水平较低,限制了消费空间,对今后经济发展形成瓶颈制约。
  对外贸易依存度低,外源动力不足。一个地区的进出口总额占GDP的比重即外贸依存度,反映了本地区对地区外及国外进出口的依赖程度。2008年,全国外贸依存度已达到60%,我省仅为6.88%,表明我省对外依存度低。外贸出口商品大多以原材料初级产品为主,而这类产品往往受到发达省市的激烈竞争,出口量不稳定,出口效益不高,致使净流出需求对经济拉动力较小,甚至为负拉动。
  
  千方百计扩大国内需求
  
  加快重大项目建设,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一是加快重大项目的推进。应进一步下放审批核准权限、减少审批核准手续、提高工作效率,确保新开工重大项目尽快启动,争取尽快突破一批核心技术和关键共性技术,带动产业转型和技术升级,支撑产业振兴和经济长远发展。着重做好项目检查督促工作,优化项目结构,形成优质高效的项目建设推进机制。搞好项目储备,保证重大项目的连续性建设。二是加大重大项目用地政策的支持。确保重点建设项目用地指标,优先安排和落实到位。建立和完善省内建设用地指标优化调节的利益补偿机制,包括税收分配、财政转移支付等。加大投融资力度,特别是要充分吸纳社会投资。在关系全省发展建设大局的基础建设大项目上继续保证充足的政府资金支持。通过增加地方财政贴息、完善信贷奖补机制、设立投融资平台等多种方式,积极引导银行信贷资金重点投向重大产业化项目和配套设施建设。鼓励企业以发行中期票据、企业债等方式吸引社会资金,带动社会投资升温。
  培育消费增长点,促进消费对经济增长作用。一是要增强消费者信心。应根据经济增长速度与物价水平变动,努力提高居民收入特别是农民收入,积极开拓农村消费市场。应逐步完善医保、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政策,免除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在就业上加强措施,积极做好农民工返乡创业及毕业生就业安置问题,切实做好经济危机中企业职工下岗再安置工作。积极推进全民创业,营造浓厚的创业环境。二是要营造良好的消费环境。在通过政策扶持保证原有增长点需求继续增长的基础上,不断培育消费增长点,拓展消费空间,大力发展社区商业、物业、家政等便民消费,加快发展旅游休闲消费,扩大文化娱乐、体育健身等服务消费,积极发展网络动漫等新型消费。完善消费政策,抓紧研究出台鼓励消费的财税、金融等政策,制定鼓励消费升级的税收政策,完善消费信贷。
  提高产品竞争力,发挥外需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近年来,我省企业和产品竞争力有所下降,省域净流入大幅度增加。应提升我省工业的制造、加工水平,延伸产业链,生产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品,着重开发市场占有率高和竞争力强的产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要降低生产成本,增强产品的价格优势。要加强企业产权制度改革,加快技术创新体系建设,努力改善企业经营环境,大力提高企业的市场竞争力,促进我省企业走向国内外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