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风险是对既有模式的依赖 对公司关键人员依赖的风险

  中国经济再次面临增长威胁,但我们对于经济增长率的下行似乎缺少容忍度。  当前,一些不好的苗头逐步显现:大型项目纷纷上马,地方政府新一轮投资开始“涌动”,然而降息周期开启后房地产市场积聚了比任何市场更强的反弹动能。“稳增长”与“调结构”孰轻孰重再次摆在我们面前。
  具有强烈反差的是,在实体经济需求继续萎缩,工业经济持续下行,国企利润同比大降一成的情况下,房地产似乎再次成为经济复苏的最大“亮点”。5月份,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18%,较4月加快8.8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增速回升,5月房价上涨城市数量比4月翻倍。现实也得到了很好的回应。北京二手房交易“井喷”,排队专业户重出江湖,深圳楼市再现千人排队买房,房地产泡沫继续吹大的风险正在加大,令人担忧的是,中国是不是又回到了投资和房地产驱动的经济循环之中?
  事实上,房价的走势已经不仅决定着房地产调控的成败,更决定着政府调结构、促转型的决心和公信力。房价的上涨正是对房地产调控的不信任。我们也许仍然记得,2009年-2010年间,大规模投资很快就使中国经济走出了低谷,然而,这两年投资的迅速增长却导致了银行贷款规模急剧扩张,带来银行资本充足率和资产质量下降等一系列问题,与此同时,银行体系的货币创造功能衍生的巨额流动性,也成为滋生房地产资产价格膨胀、通货膨胀和债务膨胀的诱因。
  而今,中国经济再次面临增长威胁,但我们对于经济增长率的下行似乎缺少容忍度。无论是否愿意承认,中国已经开启了新一轮中速增长的大周期。中国经济增长潜在增长率已经降至8%左右,“增长下行,成本上行”趋势明显:一方面,三大红利衰减,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正步入一个临界点,并开始步入到一个经济逐步减速的发展阶段;而另一方面,中国正在处于一个要素价格重新估值的时代,要素成本上涨压力较大, 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减,工资的进一步上升,原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会消失殆尽,资本回报率和增长放缓是必然的。
  可以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中长期增速下滑与成本上升,以及内外部双重夹击的多种挑战,中国经济转型已经没有退路,但是中国经济转型该往什么方向转?中国目前需要做的是尽快调整供给结构和要素结构,中国需要的是从外部需求推动转向内部供给推动。
  其实,稳增长与调结构并不相悖,从当前稳增长的政策思路上看,探讨的都是总需求的概念,而从长期可持续增长的角度看,核心问题是内部总需求从何处产生。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从需求端(“三架马车”)做文章,出口不行了,看投资,投资不行了,看消费,但是我们很少关注供给端的影响,即考虑劳动、资本、技术及其生产效率的新组合。中国的制造业还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中国的农业还要“看天吃饭”,中国的服务业与发达国家相比占比仍过低,这些不是增长和转型应该共同发力的领域吗?
  中国经济最该担心的是什么?现在看来,在政策加码的刺激下,下半年增长企稳的可能性很大。但仍需再次强调的是,中国经济的问题不是增长问题,而是对既有模式的严重依赖和路径锁定。中国经济下一步的重中之重是必须做出“深层次调整”——“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深化改革”,这是中国不能再回避的了。
  (张茉楠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