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事业的重要性 [教育事业]

  正如作者所言,教育事业是他一生的情结。他无怨无悔地为从江县“两基”达标奉献了自己的青春。今年4月至9月,作者赴教育部挂职半年,他再次找到久违的感觉,进行如饥似渴的学习。
  
  我是农村长大的农民孩子。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在边远山区中度过。那时农村学校校舍简陋,办学条件很差,但那批呕心沥血、忘我工作、忠于党的教育事业的人民教师却是我心中的偶像。从初中开始,我就立志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记得高考填报志愿时,我不假思索地全部填报了师范类院校。大学毕业后我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一名教师。以后工作岗位几经变迁,但我一直心系教育事业。
  锦屏县九寨是生我养我的故乡,平秋中学是我进步成长的摇篮。二十年前,我从撤拼建前的锦屏县大同乡调任九寨区公所区长。在九寨工作期间,我时刻关心和支持母校的发展。记得我到九寨工作的第二天就去探望母校,了解母校存在的种种困难。从此以后,我经常到母校了解情况,帮助母校解决问题。有一次,一位当地农民强行在母校区域内挖坟葬人,我闻声带队赶赴现场强行阻止。
  我任锦屏县常务副县长兼林业局局长期间,积极响应锦屏县委、县政府发出“以木材换人才”的号召,凭借自己分管林业工作的有利条件,积极支持锦屏教育事业的发展。那几年,木材市场十分走俏,商品材指标极为紧张,但我对建校用材指标一律开绿灯;木材费金征收比率很高,但我对用于发展教育的木材基本上减免费金。
  从江县是我奉献青春的热土。1997年12月至2006年7月,我在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从江县先后任县长、县委书记。在从江工作的九年间,正值全省实施“两基”攻坚。从江县教育发展水平一直处于全省末位,一些教育专家曾说:“从江县通过‘两基’验收,那么全省就能通过‘两基’验收”。可见,从江发展教育任重而道远。为实施“两基”攻坚,发展从江教育事业,我始终把发展教育事业作为一把手工程来扭住不放。我时刻教育全县干部群众牢固树立“教育优先发展”思想,积极实施“科教兴县”战略。坚持凭发展教育等政绩选拔任用干部,引导各级党政干部关心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经过多项举措,小学入学率、初中入学率分别由1998年的46%、28%上升到2005年的98.6%、95.8%;农民文盲率从1998年的76%下降到2005年的0.8%。经上级验收,从江县2005年顺利实现“两基”目标,没有拖全省“两基”攻坚的后腿。
  三年前我调任中共黔东南州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在分工上,我除了协助一把手分管意识形态和宣传文化工作外,还主抓教育、计生、卫生等工作。也许是组织对我的鞭策吧,现在又安排我来国家教育部挂职学习锻炼。对我这次挂职,一些同志不理解,认为我专业不对口,隔行生疏。只有我内心明白,自己到教育部挂职,是干老本行,周而复始,不解情结。
  来到教育部,我感觉十分亲切,仿佛回到了久违的娘家。我决心如饥似渴地学习,专心致志地锻炼。我要充分利用挂职学习之机进一步增强自己的各种能力。我常常操着贵州话热情向周围同事打招呼,想从教育部同志的举止言谈中学到为人处事的文明知识和认识事物的真知灼见;我十分注意观察教育部同志的工作方式,想从他们爱岗敬业、规范作为、快捷行事上准确理解责任、法制和效率的深刻含义;我积极参加每一次会议,因为专家学者旁证博引、深入浅出的讲话,使我大开眼界,增长见识;我小心谨慎、兢兢业业地努力做好每一项工作,因为担心所做工作达不到目标要求,从而影响教育部整体工作的水平;我争分夺秒、废寝忘食地学习调研,全面了解新中国建立60年来我国教育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和宝贵经验,深刻领会未来一二十年我国教育事业改革发展的前进方向、伟大目标、战略重点和科学措施,从而牢牢把握我国教育改革发展的必然规律。挂职结束回到工作岗位后,我要扎实做好本地区教育改革发展工作,为更好地发展党的教育事业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