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先生一夜惊魂可以换算成多少帮扶资金|一夜无梦到天明的意思

  反贫困,不仅需要金钱,还需要比金钱更有价值的东西。正如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付出――我们可以改变世界》一书中指出的,为世界更美好的明天,除了付出金钱外,我们还可以付出时间、实物、技能,甚至某种状态。
  
  贵州文化薪火乡村发展基金会名誉理事长何文俭先生,在7月18日参加完“腾讯新乡村行动・腾讯薪火乡村教师培训”开班典礼后,飞返深圳时遭遇了“莫拉菲”6号台风,在天上体验了一阵天气的凶险――飞机变成了被万顷波涛抛上抛下的一叶扁舟,所有乘客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五脏六腑仿佛有被掏出来的感觉。
  何先生是一个到贵州搞慈善的香港商人。他早年到深圳投资,在报纸上看到贵州丹寨县一位农民因借不到孩子上大学的学费而自杀的新闻,深受触动,从此开始了到贵州的扶贫帮弱之旅,至今已逾10年。在陆续投入100余万元善款后,何先生发现一个提高扶贫效率的新机制,于是又出资200万元人民币,支持一些文化人朋友注册了贵州省第一家民间基金会,专门在贵州开展援助乡村教育、农村公共卫生、保护民族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三个领域的活动。
  他似乎只有一个目标:改善穷人的能力、帮助他们树立脱贫的信心。2008年,薪火基金会联合战略合作伙伴在贵州培训了279名乡村教师,建立了10个村级卫生所,资助出版了一本关于苗绣收藏与鉴赏的书――《苗绣》(中英文版),捐资贵州省苗学会会刊《苗学研究》的运营及帮助其创建了苗学研究网站。2009年。何先生在累计为贵州投入300余万元人民币后,又与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签约,负责在贵州执行腾讯总投资不低于3000万元人民币的新乡村行动,其中重点之一是在3至5年内,培训不少于5000人次的乡村教师。
  一夜惊魂的飞行后,与何先生同机的一位同事曾在QQ上这样形容,“我们的飞机在乌云和狂风之间高傲的飞翔,时而偏离航向,时而如精灵般跳跃。当飞机尝试强降深圳机场时,结果是无法降落,又只能拉升再在空中盘旋。试降两次,都是如此结果。飞机扎进强气流,就如一只风中柔弱的风筝,飘飘摇摇,就差没有翻滚。机舱内,大家都被惊得睁大了眼睛,紧张地大声尖叫,手心的汗水浸湿了座位扶手……最后,飞机终于停止了死亡冲降,再度爬升,安全降落在了广州机场。”何先生一行是公司派车到广州来接,才“贴着地面”回到了深圳。
  说来也巧,一年前的7月18日,我正好也有一次从深圳飞贵阳的经历。不过那次是风平浪静、蓝天白云。在机场候机时,我买了一本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新书《付出――我们可以改变世界》。从心脏手术中走过来的克林顿,在书中潇洒引述比尔・盖茨在哈佛大学的演讲:“大家如果认为每个人的生命价值都是平等的,就会对有的人的生命比别人更有价值的说法感到恶心。”市场化下慈善的本原是为了消除不平等现象。克林顿还引述了盖茨在白宫说过的另一句话:“捐出这笔钱可能比挣这笔钱更难”。克林顿在解释“付出”时指出,除首选付出金钱外,接下来还可以付出时间、实物、技能,甚至某种状态。于是这使我想起一个生硬的经济学问题:何先生这一天的辛劳加一夜惊魂,等于捐出了多少钱?
  如此设问。其实是有点俗的,因为反贫困。不仅需要金钱,还需要比金钱更有价值的东西。尽管此次公益培训活动还很简陋,但作为一个有责任追求的互联网企业乖一群志愿者,在夸天的地区差别、城乡差别现实格局下,为消除一点发展失衡的付出却是真实与真诚的。其中变化也很明显:2007年以前何先生来贵州,都是单一地掏钱援建帮扶;而夸则横向集成大家的“微”力,力所能及地提供服务和提高效率。从而以300万元牵引出了3000万元,受益规模扩大了10倍。
  像所有研究贫困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指出的那样,世界上任何地区或国家,反贫困,都有一条基本原理,即离不开对现存的体制机制的变革。帮助人们摆脱贫困。离不开投资、捐资,但根本的还离不开思想意识的变化。经济学有时也会出现一种深刻的困惑:即市场的力量会不会尊重差异,善待穷人?其实给出答案的还是只有人。何先生怀揣讲稿出门,回程惊心动魄地体验凶险,这一切已是金钱无法计量的。他带给人们的是真诚的服务意识。这或许是我们渴望的变革、最该塑造的核心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