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投资正当时


  矿业中有如铁矿翻倍涨幅,也有如有色金属矿价格持续走弱,涨涨跌跌之中,如何才能抓住矿业投资的脉搏?
  
  2009年,一次海外炒矿让王亚辉吃尽了失败的“苦头”。留学归国的他进入一家澳大利亚私募基金,该基金在国内以私募基金招募投资人,在海外则以股权投资的形式投资金矿。而王亚辉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投资一家南非矿企,总金额为3000万美元,以12美元/股的价格募资,获得约12%的集团股权。当时该公司有两个较大金矿、一个加工厂和南非最大的绿岩带,权威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非常令人振奋,矿企在当地也非常知名,矿山工人不停工作,一切都是真实的。
  然而后来的发现让王亚辉哭笑不得。实际上,一个金矿早在一百多年前已经被开采,另一个金矿也是被开采得仅剩下难以继续挖掘的纵深矿土,所谓最大绿岩带却被刻意忽略的事实是自19世纪之后再未被发现过新的金矿,一切的目的就是网钱。这家矿企根本没有开采计划,就是依靠以低价买入的两个老旧金矿在全世界圈钱,因为中国民众普遍缺乏投资经验,所以成了募资重点。
  也许是金矿的保值效果强于其他种类的矿,才会让资本为之痴迷,然而铁矿涨幅翻倍的消息所带来的影响并不小于金矿,矿业投资到底应该怎么办?
  
  资本之热
  
  就矿业本身而言,最大的特点就是投资风险大、投资周期长、投资金额多,因此目前在国内A股上市的矿企寥寥数家,占比不到千分之一,而众多的中小型矿企上市无门,只能眼巴巴地盯着天津股权交易所在2009年第三季度推出的矿业板,可是这块“板”到底能够起到多大作用还是未知。
  尽管如此,资本对于矿业的热情却依然高涨,频频的并购投资事件让矿企显得炙手可热。2009年底,上市仅一年的紫金矿业斥资33.68亿元收购澳大利亚一家勘探及开发公司Indophil公司100%的股权;中投公司以30年期高级有抵押可转债方式向南戈壁能源公司投资5亿美元;中科招商以战略投资者身份投资龙煤集团5亿元;武钢将以每股2.72加元的价格认购CLM公司3870万股,占比19.99%。
  
  除了频频发生的投资并购事件之外,在2009年5月成立的中矿联合基金更显示出了资本对于矿业的热情。作为中国第一支专门投资矿产资源行业的股权投资基金,中矿联合基金的重点投资领域包括贵金属、有色金属、稀有金属、非金属矿以及能源矿产方面。
  “矿业投资属于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世界经济危机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契机。”中矿联合基金董事长郑智表示,“首先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资源不可再生,因此许多国家都将资源列为战略储备物资进行管理。而且金融危机已经使目前国际市场上的资源价值远远低于其市值,这也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海外投资机会。其次从发展角度来看,世界经济的迅猛发展必然会带来资源的高速增长,这就会使资源价格持续提高,因此世界经济资源的价格长时期会呈上升趋势,现在进行矿产资源投资,在海外经营收购,是非常好的机会。”
  矿产资源行业正如郑智所说,正是投资的好时机。在成立了半年时,中矿联合基金已经完成了在海外的四个矿产投资。人股美国内华达州Klondex Mines Ltd.、联合中国有色地调金地公司投资加拿大Murgor公司、以500万加元股权投资入股Ama zonPotash Corp.、以250万加元获得AllanaResources Inc,公司的控股权和勘探开发权。事实上,除了中矿联合基金之外,山西吕梁联合矿业基金、清蓝金融服务中心等也都开始走向海外的私募矿业投资。
  “矿业投资确实正当时。”上海天泽源投资公司业务董事张潘对《投资与合作》说道,“我们在2009年初计划组建一个国内的人民币或者美元基金,希望能够到加拿大收购一些矿企,那时加拿大的矿山非常便宜,而国内的矿山相比较来说并不是全球最便宜的。当时已经与国有企业开始谈合作了,但是国有企业对于风险比较谨慎,最终没能合作成功,而我们所看好的矿企已经涨了5-10倍,想起来非常可惜。”投资之析
  尽管有着颇高的投资回报,然后矿业投资的风险问题也令投资人们不能够掉以轻心。
  “矿业投资的风险很多,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行业周期的问题,例如有色金属在2009年第一季度,一旦跌人下降周期,这种风险就是最大的,不论矿山是好是坏都会走低。”张潘表示,“因此研究矿业首先要研究产业周期,如果产业周期在走低,企业再好也是亏本,矿难、开采等技术风险即使再大,也比不过行业周期的风险。”
  通常矿业周期在五至十年,但主要还是与经济大环境相关。在2000年左右,由于互联网泡沫导致了经济危机的发生,进而导致加拿大的大部分矿企在2003年左右开始频频宣告破产,随后开始反弹,经过四五年的时间又开始因为金融危机的原因开始下跌。
  “通常矿业周期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与经济大环境相关的行业大势,第二个则是与矿产本身有关。”张潘表示,“通常我们会对一个矿山进行早期勘探,如果勘探认为矿山值得投资,那么就要进行一个开采手续,包括初勘、详勘、做可研报告等,整个手续办完大概需要几年时间。办理完手还需要开采和提炼。”张潘表示,从开始决定投资矿山到最终能够卖矿产可能要经历15年之久,所有同一时期的投资人再次进入买卖竞争期,所以经过15年再次出现行业拐点。
  除了行业周期的风险之外,技术风险是投资矿业的最大风险,由于矿山是整个产业链中最有价值的一个环节,因此对于矿体位置、矿山储量以及矿产种类等因素的判断都非常重要。“以对整个矿山如何规划和勘探为例,如果进行密集的勘探,那么成本一定很高,矿企不一定能够承受;相反为了节省成本而降低勘探密度,那么就要求矿企对于地下矿产的分布必须有高度准确的判断。”张潘表示。
  当一切考察妥当之后,才会考虑矿山的地质条件,不同的地质条件开采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例如金矿,由于在土壤中的存在形态不一样,就会影响到开采之后的提炼工艺,有些情况下的提炼工艺成本很高或者污染很严重都是不可行的。“亚洲最大的金矿是贵州烂泥沟金矿,其中有一小部分金矿的分布方式与通常容易提炼的金矿的分布方式不同,需要用以氰化钾进行溶解,但是这种方法不但成本昂贵而且溶液有剧毒。”张潘表示即使是非常好的矿业,没有好的提炼工艺也不行。
  虽然矿业有着这样那样的投资风险,并且投资风险很高,但是资本仍然对其青睐有加,那么矿产之中最具有投资价值的矿种是什么呢?“如果不考虑任何法律意义,当然是高附加值的矿产最值得投资。首先是金矿、银矿,其次是有色金属,再其次是黑色金属例如铁矿,最后则是非金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