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保增长中加快推进工业结构优化升级


  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8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率出现了明显下滑,今年二季度经济增长率虽有明显提高,但绝对水平仍然较低,主要原因是我国外部需求明显减弱,出口受到很大影响,进而影响到我国的工业生产。不过在工业生产增速放缓的同时,工业结构发生了一些明显变化。
  2008年重工业增长13.2%,增幅较上年降低6.4个百分点,轻工业增长12.3%,增幅较上年降低4个百分点,重工业增速降低幅度明显高于轻工业。今年1—7月,重工业同比增长7.2%,轻工业同上半年比增长811%,重工业增速低于轻工业。重工业中,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同比增长1%,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同比增长6%,增幅分别同比降低13.6个和8.3个百分点。这些情况表明,工业结构的变化主要是重工业增速大幅度下降,轻工业降幅相对较小,工业重型化结构出现明显改变。
  从固定资产投资情况来看,1—7月份,第二产业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7.8%,其中,黑色金属矿采选、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和有色金属矿采选、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只分别增长9.2%和20.1%,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更是下降5.7%。这些重化工业领域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都低于第二产业的投资增速,也预示着未来工业结构中重化工业的比重将进一步降低。
  但是重化工业的迅猛发展,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在旺盛需求的拉动下,2001年以后我国重化工业持续高速增长,2001年一2008年,我国粗钢产量由1.5亿吨增加到5亿吨,水泥产量由6.6亿吨增加到14亿吨,电解铝产量由337万吨增加到1318万吨。这一迅猛发展既满足了消费结构升级和汽车、住房产业迅速发展的需要,支持了工业化、城市化加快推进,也表现出较为明显的低水平数量型扩张特点。结构重型化提高了能源的消耗强度。2001年一2005年,万元GDP能源消耗由1.14吨标煤增加到1.22吨标煤,污染排放水平明显提高。2005年之后,在大力推进节能减排工作背景下,这一问题得到一定控制,但工业重型化对资源环境的压力仍然不容忽视。
  但是尽管如此,我国的工业重型化仍将持续较长时期,重化工业仍有巨大发展空间。2003年一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9.54%,增速较1998年—2002年提高0.9个百分点;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7%,增速较1998年一2002年提高3.2个百分点。2008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选到15781元,是2002年的2.04倍;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4761元,是2002年的1.92倍。城乡居民储蓄存款大幅度增加,储蓄存款余额由2003年末的11.06万亿元增加到2008年末的22.15万亿元,增长了100.2%。2003年—2008年,城市住房价格累计上涨49.6%,家用轿车价格累计下降16.8%(以交通运输机械价格指数代替),与城镇居民收入增长102%,家庭金融资产翻了一番左右比较,城镇居民家庭购买轿车、住房的能力均比2002年有较大提高。随着社会保障体制不断完善,居民消费预期不断改善。支持住、行改善的其他条件也不断完善。城市人口数量有较大增长(2003年—2008年期间增加了1.04亿人)。综合这些因素,预计未来以住、行改善为主的居民消费结构升级会继续较快推进,消费需求会继续较快增长。这些必然带动工业化和城市化快速推进。而大规模的工业建设和城市建设必然继续对重化工产品提出巨大需求,这表明重化工业仍然具备巨大发展空间。
  目前,工业企业普遍面临着产品销售困难加大、价格水平明显下降、市场竞争比较激烈的形势,这给企业扩大生产经营、增加就业确实带来很多困难,但目前的形势有利于企业加快技术改造,从加强成本管理角度看,对推动行业内部企业兼并重组也有非常积极的作用。应该积极把握这一重要契机,加快推进工业结构调整。在国家刺激经济的一揽子计划中,就包括了十大产业调整振兴计划,表明国家正在采取措施抓住时机推进工业结构调整。
  我国现代化面对的资源环境约束非常突出,加快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解决这一矛盾的根本出路。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当前经济回调的重要契机,加快工业结构调整,特别是加快重化工原材料工业的结构调整,努力在质量、效益、节能减排方面取得明显进步。需要看到,市场机制已经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工业结构调整必须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技术进步为支撑,以市场竞争机制为手段,按照市场规则推进。产业政策应该与市场机制的作用密切结合,因势利导,推动工业结构加快优化升级。而我们的企业应该把握机遇,化危为机,为更加美好的未来奠定新的发展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