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桧跪像是谁立的 [秦桧后人的危机公关]

  乾隆十七年,皇太后60寿诞的万寿恩科,殿试结束后,主考官照例将前十名考生的试卷上呈皇帝,等待钦点状元。评卷大臣们一致推秦大士为一甲一名,但最终结果还得由皇帝亲自定夺。秦大士是南京士子,自幼聪明好学,10岁便能写诗作文,23岁考中举人,而且写得一手好字,的确才华横溢。
  看到秦大士的文章,乾隆当即折服,论真才实学,今科状元非此人莫属。但是,当乾隆看到秦大士的籍贯时,不由得犹豫起来,他想起了另外一个人――北宋大奸臣秦桧。乾隆心想,两人的籍贯相同,姓氏相同,这个秦大士会不会是秦桧的后代呢?万一是真的就麻烦了,奸臣的后代怎么能当状元呢?传出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乾隆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越想越觉得此事非同小可,必须查个水落石出,于是立即召见秦大士。见到秦大士,乾隆开门见山地问:“你是不是秦桧的后代?”秦大士满心欢喜而来,万没料到,皇上竟会有此一问――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他确实是秦桧的后代!
  事关重大,秦大士趴在地上,顿时汗如雨下,不知该如何作答。他面临着两难选择:要么如实相告,前程肯定完了;如果矢口否认,就卖掉了祖宗,这是不孝,而且犯了欺君大罪,这是不忠,弄不好脑袋要搬家。无论哪种选择,都是死路,秦大士思索片刻,索性壮起胆子高声说道:“皇上,一朝天子一朝臣。”
  不愧是大才子,机智过人,此言一出,便流传后世。在当时的情境下,这短短的七个字,含义实在太丰富了。首先,他对皇帝的疑问不置可否,等于默认了是秦桧的后代,但又不明说,给双方留下一条退路;第二层意思更妙,一朝天子一朝臣,只有北宋那样的昏君才会让奸臣当道,而大清朝现在有您这样的一代明君,怎么可能出现奸臣呢?
  秦大士绕开了皇帝的问题,直接阐述自己的观点,又顺带拍了皇帝的马屁,不露声色,恰到好处。乾隆何等聪明,哪会听不出弦外之音,更加欣赏他的过人才智,当即龙颜大悦,欣然点秦大士为新科状元。秦大士巧妙地化解了危机,成为清朝第43位状元,被授翰林院修撰。
  秦大士虽然过了皇帝这关,但要想过天下百姓这关,就没那么容易了。秦桧的名声实在太大,尤其是在民间,被说书的、唱戏的添油加醋之后,人们更加恨之入骨。
  秦大士面临着巨大的信誉危机,历史无法改变,祖先留下的污点,他永远无法抹掉。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秦大士高中状元后,做的第一件事,竟是前往杭州西湖祭拜岳飞。在岳飞墓前,看到秦桧夫妇的塑像被反绑双手,长跪于此,秦大士沉思良久,写下了流传千古的名句:“人自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情真意切,立场鲜明。此联传出,人们顿时对秦大士刮目相看,无不肃然起敬,终于相信,秦桧的后代跟他的确不一样。
  自秦桧之后,秦家后代陷入了数百年的信誉危机,终于被秦大士成功化解。对于祖先犯下的错误,他没有刻意隐瞒,更没有百般抵赖、护短,而是勇于担当,牢记教训,时刻警醒。他说到了,也做到了。秦大士一生为官清廉,造福百姓,至今传为佳话。两百多年后的今日,在南京长乐路的秦大士故居门前,前来参观与缅怀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历史也好,戏说也罢,有一个道理总是颠扑不破的――唯有真诚才能获得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