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阴影]关于走出阴影的句子

  坐在这个女孩的身边,我被扑面而来的无力感和沮丧感重重包围。这是从她的心海层层蔓延过来的。这是一个15岁的初三女孩,因为在连续多次的模拟考试中节节败退,不堪重负地来到了心理咨询室。
  她沉重而疲倦地坐在沙发里,眼神散漫地投向咨询室的窗外;顺着脸颊流淌下来的泪水,似乎流淌不尽;递给她的纸巾,被她捏在手里,听任手指将它们扭成卷曲的长条,挤压成碎屑掉落。
  我用眼神轻轻地问候情绪低迷的她,下坠的肩膀、无望的脸庞……最后落在她的眼睛上,我问:“你愿意和我说说吗,关于刚刚结束的这次模拟考试?”
  她或许是感受到了我的关切,收回投向窗外的眼神,看着我说:“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我看不到一丁点儿希望,这次考试完全失败了。”
  “你似乎充满了绝望,这次考试的情况看起来很差劲,你愿意多说说吗?”
  “刚拿到试卷,我就被那些题目击垮了,不知道从哪里着手。最糟的是我一点也不紧张,我完全没有了斗志。身边同学‘刷刷刷’的写字声不断传来,可是我,只是胡乱地做了几道还能够下笔的题目之后,就早早地坐在那里发呆了。”
  “放学回家,我和好朋友同路,她那种从容镇静的神情很打击人。我耷拉着脑袋,不怎么愿意说话。沉默了一段,我还是忍不住问她:‘你不觉得这次考试的题目很多都是我们平时少见的偏题怪题吗?’她说:‘是啊,我看到试卷时也有这种感觉。于是每科考试中,我都先将全部试题浏览一遍,确定哪些题目准备放弃,哪些题目我要尽力一搏,之后,就目标明确地开始行动了。我答文综时,直到结束前一分钟,我还在拼命做最后一道问答题,把我所能够想到的方面全部答上……’听到她那么说,我更加沮丧了。”
  “哦,你更加沮丧了,愿意多说点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觉得自己更差劲了。我的天空都是灰蒙蒙一片,哎……”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真是走到了困境里啊!”我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由衷地为她难过。
  “嗯。”她接着说,“你看,我的同学面对和我一样的问题时,她能够那么自如镇定地处理。而我呢……我不是嫉妒她,而是对自己感到极度的失望。我完全没有能力应对我不熟悉的事情。我很无能,我真没用,我太厌恶自己了……”她一边说,一边使劲地摇着头。
  看着她陷入深度的自我贬损之中,我不由得心疼。这是一个学习品行一贯优秀的孩子,但是在数次的考试失利之后,对自己产生越来越多的自我否定,逐渐泛化到学习以外的其他日常生活中,并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现在她常说的一句话是“我觉得生活很没意思”。
  在前面的10多次咨询中,我对她的家庭环境、以前的生活经历等信息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我知道对于此刻陷在绝望情绪里的她来说,与其告诉她“其实你很优秀,你现在这样的想法是你将事情灾难化了”,还不如陪伴她和她的情绪,静静地等待。
  于是我说:“当我听到你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心有些被割裂一样的疼痛感。不知道你此刻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她说:“我觉得全身无力,整个人一点力气也没有。心脏的一个地方好像被刀在一点点地切割。”
  听到她能够这样地来描述自己的身体感受,我的心放松了一些。咨询室的上空笼罩着的阴霾此刻似乎淡化些了。我们继续感受着此刻的自己……
  看着她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我接着进行必要的心理干预。
  我说:“在你不断地告诉我,你觉得自己不如人、很无能、很糟糕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在你的内心住着一位严厉的‘小人儿’,他很苛刻,不容许你有丝毫的差池和缺点,他要求你事事都做到完美。如果你不能够尽如他意,他对你就完全失望,不予理解、不予理睬,甚至他希望你能够迅速从他眼前消失……”
  她缓缓抬起头来,眼睛注视着我,眼神里有些许光彩了。“是的。”她突然说,“就是这样。他希望我最好马上人间蒸发!”
  这正是引发她一连串问题的关键所在。她内化了一个严厉苛责的形象,长久以来她就这样被鞭打、被无情地指责,直至感受到绝望。
  于是,我引导她说:“那么,现在你想对你内心的那个人说点什么吗?”
  她直起身体,说:“其实,我并不是那么差劲,只是你眼里容不得沙子。其实我只是有一些小小的过失,你却将它看成是弥天大祸。我现在知道,是因为你藏在我心里,我才会变成这样。”
  接下来,我用空椅子技术(这是心理咨询中常用的一种角色扮演技术,这种技术运用两张椅子,要求来访者坐在其中的一张上,扮演一个“胜利者”,然后再换坐到另一张椅子上,扮演一个“失败者”,以此让来访者所扮演的两方持续进行对话。通过对话,使人们内在的对立与冲突获得较高层次的整合,即学习去接纳这种对立的存在并使之并存,而不是要去消除一个人的某些人格特质)来处理她内化的这个苛责的内在形象。让她和她内在“小人儿”做了一次对话。她把压抑在内心一直无法表达的愤怒完全释放出来,并且从角色中表达出对自己的支持:她鼓励自己看到自己的优势,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在这一轮角色表达中,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有力量,整个脸庞开始生动起来。
  离开的时候,她微笑地回头冲我点点头说:“相信我!”而后稳健地转身,走出我的咨询室。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陷入沉思。女孩对学习以及学习之外的生活存在很多自我贬损,缺乏兴趣和参与的积极性以及极度的失望感,这些都显示她有些抑郁倾向。如果这种倾向没有得到及时处理,那么可能会发展为抑郁症。而这一症状是因为她以前内化的严苛内在客体表象有关。这使得她对自己吹毛求疵,稍有纰漏就会跌入无望的深渊。因此心理咨询师所做的工作一方面是通过咨询互动,化身包容、支持的新的客体形象内化到她的内心,从而整合原来苛责的客体表象,另一方面是通过空椅子技术等咨询策略帮助她处理潜意识中压抑的冲突情绪。
  在这个阶段的孩子,是建立新的自我形象也是瓦解旧的自我认知的时期,出现一些适应不良的问题,作为父母或是教育者或是心理工作者如果能够很好地陪伴和适度地引导,问题出现的时候也是矫正并打下心理发育人格发展的坚实基础的契机。
  我知道,这个女孩的困扰无法通过这一次谈话完全消除,但是我相信,持之以恒的、稳定的心理支持一定会帮助她走出阴影。